“玉兔”自述:
  我不是大家傳說中的土豪金
  大家好,我是“玉兔”號月球車。終於從著陸器肩膀上走下來跟大家見面,心情很激動呢。聽說江湖上有很多關於我的疑問,今天就由我來一一解答好啦。
  到達月球前我在乾什麼
  來到月球之前,我並沒有工作,而是被小伙伴著陸器背在肩上。12月2日我們被髮射入軌,在一次驚險的“太空剎車”之後,成為一顆真正的月球衛星。
  為了正正好好趕在月晨時降落月球正面的虹灣區,我跟著陸器一同環繞月球飛了8天。日子過得一點兒都不輕鬆:要忙著充電、測軌、定軌……都是些精細活兒。
  12月14日,我們迎來了最驚險、最激動的一刻:降落在月球錶面。要知道,在我們到來之前,月球已經有37年未曾見過地球訪客了。
  但是,在與月球“親密接觸”之前,我也不知道自己會降落在它的哪一寸“土地”上。雖然技術人員設定了大致區域,但我們還是十分謹慎:著陸器背著我走走停停,不斷勘查地形,避開石頭和大坑。
  說來慚愧,降落過程主要是著陸器的事兒,但是,打醬油的我也出了一身冷汗:從距月面15公里的地方下降,相對速度從比超音速飛機還要快幾倍的1.7千米每秒下降到0,實在驚心動魄。雖然7500牛的大推力發動機說過要幫我們落得準,著陸器兄弟的四條腿也可以減緩衝擊力,但我心裡還是七上八下的,畢竟,這是我們代表中國航天器第一次擁抱月球啊。
  降落的一瞬間,我跟我的小伙伴都驚獃了:那麼平穩、那麼順利!著陸器穩穩噹噹地站在月面上,展開太陽翼“翅膀”給我倆充電;我呢,則伸了個懶腰——展開“翅膀”和天線,沿著“滑梯”踏上了月球。
  是不是只“胖兔子”
  大家都很關心我的長相,我有1.1米高、1.5米長、1米寬,體重嘛,是140公斤。
  雖然看起來分量不輕,但我並不是一隻“胖兔子”,為了節約燃料,也為了輕柔著陸,我跟小伙伴著陸器都辛苦地進行了“瘦身”,沒有一絲“贅肉”。跟其他國家的月球車兄弟相比,我也是非常精緻輕巧的:前蘇聯的“月球車一號”足足有756公斤重,美國有人駕駛的“巡行者1號”重量也超過了200公斤。
  雖然是只兔子,但我有一對漂亮的翅膀。不過這對翅膀不是為了飛,而是獲取和保存太陽能的帆板。到達月球錶面後,我就張開翅膀,不斷地吸收著溫暖能量。翅膀前面,是我的兩隻“前爪”,可以鑽孔、研磨、採樣。我的腦袋上還有一個定向天線和幾個太陽敏感器。
  跟其他兔子不同,我有六隻“腳”——六隻小小的輪子;我還有四隻張望月球的眼睛:一對導航相機,一對全景相機。最豐富的是我的肚子,裡面裝著紅外成像光譜儀、避障相機、機械臂、激光點陣器……
  很多模型把我做得金光閃閃,但我可不是大家所說的“土豪金”,除了翅膀朝向月球的那一面是金色外,我的“皮毛”基本是銀色的,這身亮閃閃的塗層,還可以反射強光等。
  此外,我也是只謙虛的兔子,大家把我捧得這麼熱,搞得我很不好意思。其實,我只是嫦娥三號探測器的一部分,要跟著陸器和地面工作人員共同完成中國探月三步走第二步的任務。說起來,“落”這件事情,都是靠著陸器自主完成的呢。至於我,主要是在“落下去”之後“走起來”,專家告訴我,這是:錦上添花。
  “兔子”跑得有多快
  跟我們國家研製的其他航天器相比,我最大的特點就是——能走動。
  雖然叫做兔子,但我並沒有像兔子跑得一樣快。很慚愧,我的移動速度基本上是“龜速”:每小時平均走200米。
  不管去哪兒,我都得分幾步才能到達。走之前要看路、選路,可是導航相機只有在10米的範圍內才能看得準,所以我每一步最遠也只能走10米。
  就算路上遇到了小障礙我也不怕,除了接受地面的遙控操作外,我還可以自主處理圖像,識別障礙,甚至還能規劃路徑,說起來,我也算是一隻小型化、低功耗、高集成的機器人——哦不,機器兔了。專家說,走得不快不要緊,只要能順利“翻山越嶺”,我就是機智靈巧的“越野兔”。
  至於我的活動範圍嘛,目前設定是10公里。據說除了美國阿波羅號的三輛載人月球車外,前蘇聯的月球車1號和2號也被留在了月球上。這裡還有嫦娥一號英勇撞月留下的痕跡。雖然我也很想去看一看這些幾十年前就來到月球的朋友們,但是月亮太大了,恐怕很難跑過去跟它打招呼了。
  兔子怎麼挨過寒月夜
  初上月球,我對這裡的作息還不太適應,這裡的一天相當於地球的28天。雖然我很想當只勤快的兔子,但是月球上的月夜太冷了,為了保證身體健康不出故障,我只能睡上14天以保存體力;可是到了月球的白天,又有一半時間是月午高溫,我也得小憩一下——進入最小工作模式。算起來,我只有在月球白天正午前後的3個半小時進行工作。
  月夜最低溫度會達到零下180攝氏度,對身上有很多精密零件的我來說,熬過慢慢長夜也不是件容易事。
  首先,我會蓋上一層“被子”:設計人員為我量身打造了可以反覆收展的太陽翼翅膀,到達月球後,一隻翅膀會永久展開為我充電,另一隻則會在月夜到來時收起,輕輕蓋在我身上。同時,我還會點燃肚子里的“爐子”——同位素熱源,它將源源不斷地為我提供熱量,助我扛過寒夜。
  月球的白天也不好過,月午時,最高溫度會達到120攝氏度,設計師們為我精心設計了散熱面,那隻可收展的翅膀也會在溫度過高時暫停工作,立起帆板,貼心地為我遮擋陽光。
  本版均據新華社
  (原標題:“玉兔”自述:我不是大家傳說中的土豪金)
創作者介紹

壁癌

si73siow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